首页 > 生活资讯 >

汪曾祺先生,闻一多先生,上课。

时间:2020-11-11 19:15:15
核心提示:闻一多先生有一堂课。汪曾祺温先生性格坚强,意志坚定。日本侵略者入侵南方,清华、北大、南开综合临时大学驻长沙较少,随后改为西南联合大...

闻一多先生有一堂课。

汪曾祺

温先生性格坚强,意志坚定。日本侵略者入侵南方,清华、北大、南开综合临时大学驻长沙较少,随后改为西南联合大学,将前往云南。一些老师和学生组成了一个步行小组。温先生参加了这次散步,并进行了一次长征。他留起胡子说:抗战是无敌的,他永远不会刮胡子。他的胡子只在下巴上,就是所谓的山羊胡,胡子又厚又黑,就像一个词。他的嘴唇又薄又平,眼睛发烫。有一个木刻文先生的形象,回头看身体,口管,用冷热的眼睛看着现实,很能表达温先生的内心世界。

大会抵达云南后,在蒙古停留了一年。温先生仍然全神贯注于学习,整天呆在图书馆里。图书馆在楼上。当时,很多教授都很喜欢斋月这个名字,比如朱自清先生的名字叫擅长游戏斋,魏建功先生的书房名叫没有时间学习,一位教授给温先生起了斋月大师的名字:为什么不把它给大楼的主人呢?因为温先生从来不下楼。

闻一多,听到日本投降的消息后剃掉了他的长胡子

南站大学校舍停课后,学校迁往昆明。

当我在西南联合大学学习时,温先生教授了三门课程:楚辞、唐诗和古代神话。

楚国班里的人不多。温先生点燃了他的烟斗,我们可以抽的也被点燃了(那些能在温先生的班上抽烟的人)。温先生打开笔记说:痛饮,读李骚是个名人。温先生的笔记本很大,半英尺长,差不多一英尺宽。它写在一张特殊的羊毛边纸上。字是正楷,字体略长,一丝不苟。他写作的特点之一是喜欢用秃顶笔。他收集了所有别人用过的废笔,写封信和苍蝇的小字真是功夫。我和温先生读了一年的楚辞,但只有两个字:秋风卷起,洞庭波,木叶下。也许还可以加几个字:成为礼物可以鼓,递花喜代舞,春兰西秋菊花,不永远长到古代的尽头。

温先生教授古代神话,非常受欢迎。不仅是中文系和文科学院的学生,还有理学院和工科学院的学生。技术学院在拓东路,艺术学院在大西门。我要经过整个昆明市来听一堂课。温先生做了一次满是图片和文本的讲座。他用毛边纸和墨水画出伏羲和女娃的各种肖像,把钉子压在黑板上。嘴是彩绘的,五颜六色,有条理,优雅,高低,引人入胜。温先生是个好演员。伏羲女娃本来是一个相当枯燥的话题,但听了伏羲先生的讲课,让人感受到了一种美,一种思想的美,一种逻辑的美,一种才的美。听这样的课,戴着一座城市是值得的。

没有第二个人能像先生那样讲唐诗。文。他也讲初唐四杰,大历十才,河岳英灵集,但讲得最多的,也是讲得最好的,是晚唐。他把晚唐诗与后来的印象派绘画联系起来。说到李贺,谈到印象派中的点主义,他说,点好像是不同颜色的点,而这些点之间似乎并不相连,但凝视着它们,就能感受到点与点之间的内在联系。要这样讲唐诗,我必须既是诗人又是画家。谁能做到?先生。温氏对唐诗的精彩理解,应该记录下来。我是个粗心的人。我上课从不记笔记。听说是我的学长郑林川同学记录下来,整理成一本叫《闻一多论唐诗》的书,出版了,真是天大的好事。。

我有很多歪歪扭扭的才能,善于胡说八道,温先生非常欣赏我。有一次,我给一个比我低的同学写了一篇关于李何的阅读报告。西南大学不参加普通课程的考试,只有在学期结束时交一份阅读报告才能学分。读完报告后,温先生对同学说:你的报告很好,比汪曾祺的好!事实上,我写了李何,只有一件事:别人的诗画在白色的背景上,其他人的诗画在黑色的背景上,所以颜色特别强烈。这也是西南联合大学许多教授识别学生的标准:不怕新,不奇怪,但不平庸,不喜欢跟风,只是抄书,没有创意。

1997年3月12日

1997年5月30日出版,南方周末

推荐专栏